搜索

首页

【实名举报】又一名基层老党员公开实名举报:来自安徽怀远河溜镇褚庙村葛海波举报信

作者:华人卫视综合报道 浏览: 发表时间:2021-03-08 22:52:52 来源:葛海波

以下内容为葛海波本人提供

 

安徽省淮南市潘集人民法院滥用职权枉法裁判与黑恶势力相勾结恶意执行等违法犯罪行为

基础党员葛海波致:全国人大及其常务委员会,中纪委国家监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 

我叫葛海波,男,中共党员,19681028日出生,住安徽省蚌埠市怀远县河溜镇褚庙村,原为安徽省怀远县河溜镇褚庙村党支部书记、村长,公民身份号码340321196810283916,联系电话:13955261798。做为一名基层老党员,我现在公开实名举报安徽省淮南市潘集人民法院滥用职权枉法裁判与黑恶势力相勾结恶意执行等违法犯罪行为。关于潘集区人民法院(2016)皖0406民初2038号案件,因主审法官孙玉红违法违规办案,执行法官梁国帅违法执行、在半年内对我错误拘留3次并在基层选举期前大量散布不实言论,意图用司法干预基层选举,导致我在村两委换届选举中得票最高却不能当选,导致我及家人受到侵害,财产遭受巨大损失!

一、主审法官孙玉红存在滥用职权、徇私枉法、枉法裁判行为

主审法官孙玉红在明知刘春光没有取得授权的情况下把诉讼中的法律文件(起诉书、举证通知书、应诉通知书、传票、廉政监督卡、诉讼风险提示书、调解书及送达回证等)交由同案被告刘春光代收,任由他人在《送达回证》上仿冒当事人签名,并将伪造的法律文件装入案件卷宗,直接导致控告人完全丧失诉讼权利,给控告人造成重大经济损失并被三次强制拘留15日。

1、在案件开庭前,主审法官孙玉红没有将《起诉书》、《举证通知书》、《应诉通知书》、法院传票、廉政监督卡、诉讼风险提示书等法律文件及《送达回证》送达我本人,而是在没有经过我本人授权委托的情况下,将这些法律文件交由同案被告刘春光代收,直接导致控告人丧失了参加庭审、辩论等诉讼权利。

按照《民事诉讼法》第85条,送达诉讼文书,应当直接送交受送达人。受送达人是公民的,本人不在交他的同住成年家属签收。

2016)皖0406民初2038号案件中郭成理提供的、并在《送达回证》上载明的送达地址为:蚌埠市怀远县河流镇褚庙村自建房,《民事起诉书》也详细记录了“葛海波”的家庭住址和身份信息,包括手机号码,潘集区人民法院按照郭成理诉状上载明的地址和联系方式完全可以送达到我本人。而本案的主审法官孙玉红没有在开庭前按照《送达回证》上载明的地址向我本人送达本案《起诉书》、《举证通知书》、《应诉通知书》、法院传票、廉政监督卡、诉讼风险提示书等法律文件,而是将上述诉讼文件交由没有委托授权、且与本案又有利害关系的同案被告刘春光替我本人代收。

控告人从潘集区人民法院调取的89的《送达回证》中受送达人签名或盖章处只有刘春光签字,没有我本人签字。我本人也从来没有委托刘春光代收传票等法律文书,也没有给法院出具任何委托刘春光的手续,刘春光也没有通知我本人开庭及诉讼的情况。

刘春光与我同为案件被告,存在利害关系,主审法官孙玉红却在没有我本人授权委托书的情况下将《起诉书》、《举证通知书》、《应诉通知书》、法院传票、廉政监督卡、诉讼风险提示书等法律文件交由刘春光代收,孙玉红的行为违背了《民事诉讼法》关于法律文书送达的规定。也就是说我本人不知道开庭及被起诉的情况。

因为主审法官孙玉红没有在开庭前将起诉书、举证通知书、应诉通知书、传票、廉政监督卡、诉讼风险提示书按照法律规定向我本人进行送达,直接导致控告人丧失了参加庭审、辩论等诉讼权利。

2、案件开庭后,主审法官孙玉红在我本人没有参加庭审的情况下,将〈调解协议〉、《案件调解书》、《送达回证》等相关法律文件没有送达我本人,而是交由同案被告刘春光代收,任由他人在《送达回证》、《调解协议》等法律文件上仿冒当事人签名,并将伪造的法律文件装入案件卷宗,直接导致控告人丧失上诉等诉讼权利。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九十七条规定,调解达成协议,人民法院应当制作调解书。调解书应当写明诉讼请求、案件的事实和调解结果。调解书由审判人员、书记员署名,加盖人民法院印章,送达双方当事人。调解书经双方当事人签收后,即具有法律效力。

在案卷材料中, 2016815日的《送达回证》,中受送达人签名或盖章处和2016815日签订的《协议书》落款日期上方均有“葛海波”的字样。但是,经淮南市潘集区人民检察院调取这两份材料并委托南京东南司鉴中心进行司法鉴定,南京东南司法鉴定中心出具东南司鉴中心【2018】文鉴字第453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认定2016815日淮南市潘集区人民法院《送达回证》“受送达人签名或者盖章”栏内“葛海波”签名和2016815日签订的《协议书》落款日期上方的“葛海波”签名均不是出自我本人之手,均系他人仿冒。

南京东南司法鉴定中心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2018】文鉴字第453号),可以充分证明在控告人我本人没有参加庭审、没有委托他人代收、代签的情况下,主审法官孙玉红没有将〈调解协议〉、《案件调解书》、《送达回证》等相关法律文件送达我本人,并且任由他人在《送达回证》、《调解协议》等法律文件上仿冒当事人签名,并将伪造的法律文件装入案件卷宗。这直接导致控告人我丧失上诉等诉讼权利。

3、孙玉红的滥用职权、徇私枉法、枉法裁判等行为,直接导致控告人我本人完全丧失诉讼权利,给控告人造成重大经济损失并被三次强制拘留15日。

在开庭前和开庭后,主审法官孙玉红在明知刘春光没有取得授权的情况下把诉讼中的法律文件(起诉书、举证通知书、应诉通知书、传票、廉政监督卡、诉讼风险提示书、调解书及送达回证等)交由同案被告刘春光代收,任由他人在《送达回证》、《调解协议》等法律文件上仿冒当事人签名,并将伪造的法律文件装入案件卷宗,直接导致控告人完全丧失诉讼权利。

主审法官孙玉红滥用职权等违法行为导致郭成理拿着没有生效的调解书申请执行。案件进行执行程序后,执行法官梁国帅(另案控告)在没有送达《执行裁定》、《强制执行通知书》的情况下,在没有对财产的所有权、租赁权进行核实的基础上,两次带领十五、六名社会闲散人员到现场以查封、扣押、威胁拆毁生产经营机械设备,辱骂、恐吓我及我的家人,强行拉走生产经营机械设备,致使工厂停工,直接经济损失数达百万元;执行法官梁国帅采用带领社会闲散人员胁迫、对控告人采取非法强制措施、非法使用刑具以及诱骗、恐吓等手段逼迫我签订所谓的《还款协议》、并被迫还款40多万元,逼迫我亲人(葛春波、葛鹏飞)签《执行担保书》;导致控告人我本人分别于2018319日、719日、83日,以拒不执行为由被三次强制拘留15日严重后果。

二、梁国帅在执行过程中存在故意袒护主被执行人、与黑恶势力相勾结恶意执行等滥用职权的行为

执行法官梁国帅在强制执行过程中,不送达也拒不提供相关法律文书,查封、扣押物品财务拒不出具任何手续,带领二十多社会闲散人员暴力“执行”,故意偏袒主要被执行人,恶意诽谤、败坏控告人名誉等滥用职权行为。

1、在没有送达《执行裁定》、《强制执行通知书》的情况下直接进行强制执行,且在控告人和委托律师多次索要仍拒不提供《执行裁定》、《强制执行通知书》、《送达回证》、《财产保全裁定》等相关的法律文书,对被强制执行人提供的证据材料和合法请求置之不理。

梁国帅没有送达的任何法律文书,我本人及代理律师到目前为止都不知道执行法院查封了哪些财产。

执行法官梁国帅给被执行人设置障碍,控告人及其委托律师多次向执行法官梁国帅索要《执行裁定》、《强制执行通知书》、《送达回证》、《财产保全裁定》等相关的法律文书,执行法官梁国帅均以已经送达为由拒绝提供。但是,控告人及代理律师均未收到执行法院及春光给其出具的文书,文书中载明的内容为“欠郭成理的钱由其刘春光偿还,与葛海波无关”。但梁国帅在执法过程中对我提供的该份证据置之不理,拒不采纳。

2、执行法官梁国帅执行程序严重违法,多次带领二十多名社会闲散人员参与强制执行,并对控告人及家人采取辱骂、恐吓、胁迫恶劣手段进行所谓的“强制执行”。

20176,执行法官梁国帅第一次来对我强制执行时,除了法院执行人员外,梁国帅还带领二十多人自称是道上(当地称混黑社会的人)社会人一起参与执行。这些社会闲散人员在执行法官梁国帅带领下,对我及家人多次进行辱骂、恐吓和威胁,在没有办理任何扣押手续的情况下,先后将正在现场施工作业的两台铲车(价值:70余万元)强行扣押后,并没有开回淮南市潘集区人民法院,而是直接违开回到了郭成理(申请执行人)家中存放,事后也没有给我任何的扣押手续。

20178,执行法官梁国帅第二次带领申请执行人郭成理及二十多社会人开着吊车及切割工具,对我本人和我弟弟及家人进行威胁、恐吓和辱骂,强迫我弟弟葛春波签担保还款承诺,否则执行法官梁国帅就会指挥带领社会人员切割价值熟百万以上的机器、设备进行变卖。其弟葛春波被迫签下担保还款承诺书后,他们才罢休。

3、执行法官梁国帅在没有对财产所有权、租赁权进行核实的基础上查封、冻结他人所有、租赁使用的设备、产品。且明显超出范围查封、扣押生产设备,给他人(与强制执行案件无关人员)造成了重大的损失。

执行法官梁国帅在对我之前曾经营过的石料场进行强制执行时,并没有对查封财产的所有权进行核实。葛春波(我弟弟,已经分家另过,与强制执行案件无关)在2017220日与怀远县盛丰建材有限公司葛鹏飞签订《租赁合同》约定由葛春波承租位于怀远县褚庙村307省道南首、西至沥青站、南至原场破碎机边缘、北至场地院墙、东至场地院墙内的怀远县盛丰建材有限公司石料场,双方约定租赁期限为2017220日至2020220日,约定租赁的设备为1台破碎机、两台铲车、厂房及地磅等,租金为石子吨位计算,每吨两元的价格作为租金。在签订协议后,怀远县盛丰建材有限公司按照《租赁合同》约定交付场地,葛春波作为承租人经营石料场,购置原材料石子进行生产,并在201734日与李较刚签订《破碎机购买合同》,约定葛春波以40万元从李较刚处购买一台破碎机用于石料加工厂,后葛春波将购买的破碎机安装于上述场地,并进行使用。同时葛春波从张勇处购买铲车(龙工型号LG855D)一台,用于石料厂使用。

执行法官梁国帅在强制执行过程中没有对财产所有权、租赁权进行核实的基础上,查封、扣押、冻结葛春波所有、租赁使用的设备、产品。

4、执行法官梁国帅在拒不出具任何扣押手续的情况下,非法扣押、搜查案外人车辆物品,两次非法扣押控告人手包、手机、银行卡等物品,并多次对被申请执行人违法使用刑具。

2017年某月,执行法官梁国帅打电话通知我去法院协商还款事宜,我与案件主要被执行人刘春光一起前往淮南市潘集区人民法院,案件被执行人刘春光和我一起向执行法官梁国帅说明“所欠申请执行人郭成理的所有债务均由刘春光偿还,与葛海波没有关系”时,执行法官不做任何理会,直接将我用手铐铐起来关进法院关押室,要求我通知其我儿子(已结婚分家另过)葛鹏飞,将由其使用但仍在我名下的一辆别克轿车(葛鹏飞的结婚彩礼)开到法院办理查封抵押手续,并强迫我儿子葛鹏飞签担保还款承诺书后,才将我解除刑具放出法院关押室。

2018319日,执行法官梁国帅再次电话通知我本人去法院协商还款事宜,我请一个朋友鲁洪强开车送其去法院,鲁洪强开车拉其一到法院,执行法官梁国帅立即招呼法院工作人员扣押了鲁的车辆(登记在鲁爱人名下),并对车辆及所有随车物品进行搜查和扣押,再鲁多次向梁法官说明情况并出示车辆行驶证,执行法官梁国帅不做任何理会,不出具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搜查、扣押案外人车辆物品。执行法官梁国帅在无其他案件当事人刘春光、郭成理到场的情况下,再次对我本人非法使用刑具,将其用手铐铐起来再次关进法院关押室,直到下午4点给办理拘留15天的手续后将其转送至拘留所,期间不听其做任何解释陈述,不给任何吃喝。胁迫被执行人签字。在没有弄清事实的情况下,对被执行人做出错误的拘留决定。

5、执行法官梁国帅其它滥用职权行为

执行法官梁国帅在明知检察院已经认定案存在多处违法做出建议重审的检察建议,并且已经专门派检察院工作人员告知执行局停止执行的检察建议后,依然对当事人做出错误的强制拘留决定,并且明知当事人不够成拒执罪的情况下依然将我作为拒绝执行罪嫌疑人报批。在对我第二次错误的司法拘留后,执行法官梁国帅非法使用我的手机,在村两委工作的群里及微信好友中多次散发明知跟与我本人无关却恶意捏造我本人违法犯罪的所谓的事实情况,对我本人恶意诋毁,给我成非常恶劣影响,意图干扰破坏我参加基层两委选举。执行法官梁国帅的违法违规的执行行为,严重地破坏了司法公正,严重败坏了法官形象,也严重地败坏了党和政府形象,同时给我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恶劣的社会影响。

针对安徽省淮南市潘集区人民法院主审法官孙玉红、执行法官梁国帅存在的枉法裁判、滥用职权、恶意执行等违法行为,我及我的委托律师多次向潘集区人民检察院、潘集区纪委监委,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淮南市纪委监委、淮南市信访局,安徽省人民检察院、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安徽省纪委监委、安徽省委巡视组反映情况,也曾向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中纪委国家监委等部门递交检举控告材料。潘集区人民检察院先后两次做出《检察建议书》,分别认定了安徽省淮南市潘集区人民法院在案件审理和执行过程中均存在多种违法行为,建议重审并暂停执行。但是,至今该案没有得到任何纠正,我本人现在也倾家荡产,状告无门,迫于无奈也为了司法公正,我只能给以公开信的形式向有关部门实名举报,恳请有关部门在百忙之口中关注一个基层老党员悲惨遭遇,彻底纠正安徽省淮南市潘集区人民法院枉法裁判、滥用职权、恶意执行等违法行为,彻查该案背后的司法腐败行为,严惩违法办案法官,还基层老党员一个司法公正和公道!

一名基层老共产党员:葛海波

2019年01月19日

 

 


下一期关于《葛海波》一案,我们会跟进,敬请关注!

你的喜欢,就是我坚持写下去的能量器
好文推荐
已有0人推荐
文章推荐
图片展示

北京华人合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18018448号北京华人合创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华人卫视(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119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京)字第10927号  电信增值业务许可证编号:京B2-20190242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上班时间
7X8小时
在线客服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